广西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百鸟朝凤百凤朝阳大师送给大师们的绝响

2019/10/28 来源:广西财经网

导读

文:小飞 (微信公众号:自美体)吴天明,这个名字在百年中国电影历史上的分量非常。“至少在今天,我们完全可以说:中国电影百年,最光辉的

文:小飞 (微信公众号:自美体)

百鸟朝凤百凤朝阳大师送给大师们的绝响

吴天明,这个名字在百年中国电影历史上的分量非常。

“至少在今天,我们完全可以说:中国电影百年,最光辉的篇章在’第五代’;’第五代’最光辉的篇章在西安电影制片厂;而西影厂最光辉的篇章,是吴天明一手创造的。 ”

此言非虚,也丝毫没有夸大的意味。

百鸟朝凤百凤朝阳大师送给大师们的绝响

“从1983年开始,吴天明担负西影厂厂长,他在任内将田壮壮、张艺谋、陈凯歌、黄建新等刚刚毕业崭露头角的年轻人请到西影厂拍片,出品了《红高粱》(导演张艺谋)、《黑炮事件》(导演黄建新)、《盗马贼》(导演田壮壮)、《野山》(导演颜学恕)、《疯狂的代价》(导演周晓文)、《棋王》(导演滕文骥)等一系列优秀电影,其中多部在海外获奖,第五代导演由此突起。”

换句话说,如果没有这个名字的出现,中国电影历史的发展会最少延缓20年,当下电影市场的格局也将有天翻覆地的变化。(20年起止:自1983年吴天明任西影厂厂长,开始个人电影创作与第五代扶植,到2003年,国家广电总局颁布四大行政法规,明确电影为“产业”,开启民营制片业为止。)

《百鸟朝凤》,吴天明老师留给众人的最后一部电影。

百鸟朝凤百凤朝阳大师送给大师们的绝响

执导过《老井》、《变脸》等优秀作品的吴天明导演曾说过,自己更善于拍摄农村题材的电影。吴天明导演作品的精华也尽于此,《百鸟朝凤》正是这其中的一部。

《百鸟朝凤》通过吹唢呐这类传之久远的民间艺术,讲述了一段师徒传承的真挚故事。电影中,吹唢呐绝不止于文娱,更是对远行故去者的一种人生评价——道德平庸者吹四台,上等者吹八台,德高望重者才有资历吹“百鸟朝凤”。

百鸟朝凤,典故本身即喻指君主圣明而天下依附,也比喻德高望重者众望所归。这个情节设置再适合不过。

一样的,《百鸟朝凤》也是1首唢呐名曲的名字,原为喜庆欢快的曲子,常被用于乡间结婚喜事。但是在电影《百鸟朝凤》中,吴天明导演特地将其改成了哀曲,变得深沉庄重。

影片内,“百鸟朝凤”这支高难度的曲子,只有领军的唢呐高手才能胜任。全部无双镇,只有四方闻名的焦家班班主焦三爷能吹“百鸟朝凤”。焦三爷趋于老迈,急需培养接班人。选谁?

徒弟游天鸣初进焦家班时年幼稚嫩,对焦3爷十分畏敬。虽然在最初,天鸣学艺心有不甘,只为完成父亲自己未完成的人生梦想,但仍有为争家门荣光全力坚毅求学的信心,与天赋过人的师弟蓝玉一同拜在焦三爷门下潜心学艺。

能够传承焦家班的弟子必须人品端正,忠守唢呐艺人的德行,从骨子里做到“唢呐离口不离手”。为试炼两个徒弟是不是符合标准,焦三爷这个面冷内热的黑脸师父布下了层层的考验。

《百鸟朝凤》的故事分为表里,面子上讲师徒传承,可里子内意蕴更为沉重。

随着岁月的推移,唢呐艺术的传承急转直下,继承衣钵的天鸣遭遇了几辈子琐纳匠没有面临过的巨大变故。不管是西洋乐的流入,还是流行乐的走红,伴随着进城务工大潮的到来,新旧文化和生活形态的碰撞日趋剧烈,本来单纯的手艺人面对多变的世界开始莫衷一是,似乎没有人能帮到他们,孤立无援。唢呐班形同溃散,这门艺术濒临失传的边沿,何去何从?

吴天明老师提出了一个近似“天问”,答案其实不容易得。

一把小小的唢呐,浓缩了现代中国近几十年的缩影,经济至上,文化缺位,“接师礼”不再,丧失了对中华本土艺术根本的尊重。

一切向前看没有错,错的是一切只向“钱”看。

匠者,也无外乎人,首先要风餐餍饫,有瓦遮头。当生存之基动摇,便无人立足之地。然而,艺术乃为人之“顶”,这“顶”定义了人生的高度。

当尽人皆知的浩劫以后,中华文化的传承本就是呈巨大的撕裂状态。遐想当年战乱,初建国后,瞎子阿炳腹中270余首民乐,只留《二泉映月》等6首存世的悲剧无时无刻的正在隐形上演。

中华文化的传承与发扬,绝不止是“温良恭俭让”这样的全球基本公民道德,更包括瀚如星海的“文、乐、棋、书、画”这样的国之精粹,乃至方言,都迫切的处于濒临危机的重大时刻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,也绝不是只限于建建博物馆,收收门票,藏于匣中了事。

无以致用,才是最大的悲痛。

“这是一个大师们逝去的年代”。此句可有两番理解。一层,时期的步伐逐步瓦解着大师诞生的土壤;另一层,人们将“大师们”遗忘了。但这并不等于说,我们也可以随之任之。人类文明的璀璨,历来不会如饮一瓢流水这般容易。其建立、发展,传承与发扬,总于艰苦卓绝紧密的联系在一起。

诚然,时代是在行进的,艺术又未尝不是呢?绘画、文学、音乐,等等这些艺术情势在百年前成为西洋镜的一部分继续着它们的旅程,也各自独立发扬着自己的流派风格,为什么独独在中国,千年艺术文明,我们却要以“时期不容的罪名”弃之不顾呢?

吴天明老师的《百鸟朝凤》敲响了挽救中华艺术民粹深沉的警钟。切勿在未来的某年某日,连为其送行饯别的“百鸟朝凤”这样的大哀之乐都奏不出了吧。

倘一日,无鸟朝凤,凤难朝阳。当下的每名国人,都将被钉在人类文明历史的羞辱架上。

关于自美体

这里是电影爱好者们的集散地,也是视听雅痞们的集中营,纵情肆意,脑洞天开。你可以指责我们不专业,但我们自我玩味,心里美。

全意心荐多种思绪,深度影评品味故事,每周数则趣文,只当散散脑热。

标签